假如璇玑诈死


#对弈#

(十三年后梅长苏归来,璇玑暗中阻止)
(两人第一次见面,,,接上)

苏苏
公主不如静观其变。【斟了杯清茶递到她眼前】

璇玑
【接过呡了口】麒麟择主,以贤而定,眼下这两位恐怕都不行。

苏苏
苏某可是不太相信公主蛰伏十三年只为今朝看苏某如今病恹恹的笑话。公主重回这金陵浑水…又所谓何事呢。

璇玑
【笑看】苏先生此番来金陵所谓何事,我璇玑便所谓何事。

苏苏
哦?【放下茶盏】那苏某便是更加不明白今日公主前来拜访所谓何事了。怕是不会是来欣赏苏某这园子吧?【笑】毕竟…公主这死人之身…

璇玑
【冷笑】当年我诈死脱身,当个普通人,13年来发现根本放不下一些人一些事,这死人之身,璇玑从没有将她当成活的。

苏苏
滑族复兴?毁国复城?公主若是时时刻刻心心念念想着这些事何必苦苦等上这十三年。难道公主算好了么?算好了今日今时苏某定会搅进这金陵么?【大笑】公主太过神通广大,神机妙算。苏某佩服。佩服。

璇玑
【看着对面人,冷哼一声】先生这么说可是让璇玑不敢当,苏先生麒麟之才璇玑不得不关注一二,并非璇玑神机妙算。

苏苏
【哈哈大笑】不知公主近日这进出可否方便?梁帝一定不知当年那璇玑公主死里逃生,如今又逃回金陵。

璇玑
【眸子一冷】苏先生多虑了,璇玑自有办法,不被那梁帝察觉,只是先生,先生的身份怕是瞒不了多久,到时誉王,太子,先生已自顾不暇了!

苏苏
【敛了笑端起茶杯 细细端详着】这蔺晨新送来的杯子真是好瓷。可惜了。用在这小小一支杯子上。这大材小用之苦…公主怕是最明白。身份?苏某从未承认苏某有什么身份。江左十四州州主?琅琊公子榜首?还是这江湖宗主?苏某手无缚鸡之力区区一介布衣,怕是没什么可自顾不暇吧。

璇玑
大材小用?(把玩着瓷杯)喜爱者自当珍惜,身份?先生自不在意这些,可有些人在意,有些人想得到。

苏苏
十三年来含辛茹苦。可有人珍惜?【放下茶杯 细细看着她】公主似是别来无恙。

璇玑
我很好,十三年来含辛茹苦?对于大梁来说,我就是个蛇蝎心肠的女子,对于滑国,我就是他们的支柱。国仇家恨,立场不同。

苏苏
【长叹】十三年已过,滑人或多或少已被梁人同化。大多娶妻生子,生活安稳。此时揭竿而起,举兵反目。公主岂不是逼着国民反叛?看不得家国幸福安康?【语气悠悠】你叫你的子民如何是好。

璇玑
【大笑】苏先生呢?
金陵这气候,怕是不适合休养吧!

苏苏
多谢公主关心。苏某府上自有良医,慢慢调养着。

璇玑
(看向窗外)时辰不早了,就不叨扰先生休息了,(起身,行礼)告辞

苏苏
(起身,拱手)公主慢走

【未完】

假如璇玑诈死


#对弈#
b   出自对话

苏苏
当年皇城一别,想来约莫着也有十三年了吧。公主似是别来无恙。【拱手行礼 含着一缕浅笑】有失远迎。

璇玑
【微微一笑】多谢先生挂念,璇玑有一问不知先生可否解答,苏先生乃江左盟宗主,如今却被琅琊阁的断言迫如金陵,璇玑不解,以苏先生的才智,怎会如此狼狈。

苏苏
何来狼狈之言。【把手中书卷放到一旁 抬眼淡瞟一眼】苏某自认如今还算的上是逍遥自在。何来狼狈一说。

璇玑
【坐于对面,轻笑道】璇玑玩笑之语,先生莫要挂怀,不知先生为何在这风口浪尖之时来到金陵,真是为了休养!

苏苏
【摇头】不错,苏某此来不仅是为了休养生息。不知公主可否听得之前琅琊阁传出“江左梅郎,得之可得天下”之言?如此,苏某不如来搅一搅这个热闹。【浅笑,手指捻了捻微翻起的书页角,端起手炉,慢慢摆弄着】天气转暖,可这苏宅里不得已还是得燃着这盆子。公主见谅。

璇玑
【看向屋外,见一少年】听闻先生身边有一护卫,武功造诣颇深,今日一见果真不同。

苏苏
倒也不是什么奇事。只不过是先前路过燕碰巧救下的一名稚儿。情愿跟着我罢了。名唤飞流,公主可有兴趣一见?

璇玑
【笑】先生开口,璇玑乐意一见

苏苏
稚儿不明事理,苏某教育无方,冲撞公主还请见谅。【唤来飞流】

璇玑
无妨,【看向飞流觉得这少年过于阴冷,心中一沉,当下一计跃于心中,不一会见少年玩心起,道】先生,看着孩子年龄还小,怎么照顾你,怕多数照顾这孩子吧!

苏苏
【揉了把飞流头发】公主今日前来可有事?

璇玑
当下两王相争,先生麒麟之才,不知选哪方?


(明天更新)

#假如璇玑当年诈死#

(新人首次发文,请多多指教)

山水如画,十里桃林, 其间有一竹屋,内有一女子,
一袭白衣,身量苗条,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面朝窗外,坐于炭盆旁。

“咕噜,咕噜”将壶轻轻提起 洗茶,沏茶,细细品味

进来一婢,走至面前,附耳轻声道:“身死”

“嗯”白衣女子道 婢退 放下茶杯,起身看向窗外冷声道“身虽死,魂仍在”

十三年已过,林殊,不曾想你居然活着。

闭眼,握拳任由指甲将手心扎破

一阵微风吹来,

“念安,放下吧!”

“放下,呵,姐姐,念安此生只为复国而生”
“姐姐,你也该离开了!” 风过无痕 缓缓睁眼,眼中一片死寂
梅长苏,我们的较量才真正开始

转身离去,前往金陵 空留一壶茶凉